三轮车夫(小小说)

该派三轮车夫老柴倒霉,当他载一趟客刚从人民路下来,在一个小巷口头就被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给抓住了。亏好其中没有熟悉的人,老柴心想,自己曾做过干部,也曾威风过,如今下岗落魄为一个三轮车夫,违章被政府工作人员当场抓获,不听处理还跟着纠缠。

三轮车夫(小小说)

该派三轮车夫老柴倒霉,当他载一趟客刚从人民路下来,在一个小巷口头就被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给抓住了。妇女是个穿制服的城管队员,看样子她就是在这路口执守的。

但当老柴从三轮车上下来,发现自己已不在人民路上,他一下子有了底气:"同,同志,我没在禁区,人民路不让我们三轮车走我是知道的,我现在是在这小巷子里……我是个老实人,你可不能欺负……"

“是,是吗?你,你也是老实人?我来问你,刚才你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?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,我未看见……告诉你,我的任务就是守这个巷口,打早晨上班我就来了,其实你在人民路上下客那会就被我盯上了。谁都知道,人民路是三轮车禁区……我可不像有的城管队员那么傻,离你远远的就死嘘八嘘的,让你轻而易举地就逃了,我是等你到我跟前我才……”

“我,我……”

“还我,我,我什么啊?走!到城管队再说!”

此时,已围上了好多人,老柴不禁将自己的大檐草帽向下拉了拉。亏好其中没有熟悉的人,老柴心想,自己曾做过干部,也曾威风过,如今下岗落魄为一个三轮车夫,违章被政府工作人员当场抓获,不听处理还跟着纠缠,如果被熟人看见,不笑掉大牙,至少也会当故事去讲。为解脱尴尬,老柴没了声色,转身将手又搭上车龙头,理智地配合着女城管……

女城管随在老柴身边紧盯着,无措中,老柴脑门上不禁渗出了汗渍。他一只手扶着方向将三轮车向前推着,另一只手则在身上习惯性胡乱掏摸着。无意间他摸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和一些零碎钱。看到钱,老柴不禁眼前一亮。钱使老柴想到了那句“有钱能使鬼推磨,没钱轮为推磨鬼”的话,尽管手中只有一百来块钱,他也想试一试。于是,他特意将脚步放慢,待气呼呼的女城管和他并肩时,老柴将拿钱的手向女城管悄然地靠了靠。

老柴行为突然变得诡异,女城管马上有了警觉。她正想发火时,老柴却先开了口:“同,同志,我,我是个下岗人员,身,身上钱不多,家里有老婆孩子要养活,出来蹬三轮也是不得已,请你千万照顾一下,刚,刚……刚才是我……我太冒失了,对您,您大不敬,请您原谅……”说着钱便触及到了女城管的手。

三轮车夫(小小说)

“你,你……别,别,别,可别,可别这样……让人看见了可不好……”女城管口中虽然在拒绝着,手却很隐蔽地动了一下,在一张一合之间,钱便被女城管捏进了手心,之后只听女城管呢喃般对老柴小声道:“我……我看……看你也真不容易,那,那……那就放你一马吧,走,你快走吧,以后可别……对,对了,前,前面不远还有一条小巷子……那里没,没人守候……”

"三轮车夫(小小说)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